当前位置:首页 >> 学校概况 >> 历史沿革 >> 正文
回忆成都五中(秦和平)
2019-02-25   来源:测试管理员

拜读了何定镛老师《马镇街和列五中学》后,勾起了我对成都五中(今列五中学)的回忆。

1965年7月,我小学毕业,当年升初中要考试,填报升学志愿时,按离家的远近报了“五、二、三”中,谁知幸运地被成都五中(今列五中学)录取,还愉快了好几天。

9月开学后,自己才知道“愉快”地太早了。当时,我住在上北打金街,到五中上学要走十二条街(北打金街、湖广馆街、福字街、梓潼桥街、双栅子街、桂王桥南街、桂王桥北街,育婴堂街、方正街、北书院街、莹华寺街、马镇街),步行约40分钟,有点距离。每天,天麻麻亮就得起床,冷水抹下脸,披起烂衣服、笼起破胶鞋,赶到学校上课,到傍晚时才回家,两头见月亮,疲倦得很。

当年,五中黑校门开在马镇街中段街边,进入校门后,顺着小道,进入中央堂房的走廓,入口小房内有部黑色电话,引起我的惊讶,那年头,有电话者,非同一般,可见地位的“高贵”。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电话号码应是4528,原因是“文革”初,五中“黑字红卫兵”以此作为臂章标志,示以“高贵”,走廓两旁小间房屋是学校的办公间。每天到学校时,老校长——漆瑶光会站在办公室前迎接学生,慈祥和气;有时也会见到一团和气、稍胖的孙副校长,以及主管政工的主任胡□□,有些严肃,不敢亲近!

走出堂房,经过两侧花园的小道,从一排教室的中间穿过,哇!好大一块操场,有十来个篮球架,操场北部是两幢一楼一底的灰色教学楼,每层八间教室,每幢十六间。不过,我们的教室不在此,要经教学楼步行二三十米来到尽头,是背靠市政处高墙的“处理教室”。之所以称为“处理教室”,因系木结构砖混平房,光线暗,与窗明几净的教学楼教室无法比拟。更因我班教室毗邻学校荒草园,夏秋时节,天若下雨,雨水往往漫过台阶,渗入教室,踩水上课;若不下雨,则是蚊虫光临,多是“黑脚脚”蚊子,咬得手、脚上东一块西一块,痛痒难受。冬天,寒风透过破窗吹得我辈瑟瑟发抖!巴不得早点下课,男同学在墙边挤“热火”,加点“热量”!

尽管居于“处理教室”,但我辈是幸运的,遇到了好老师:教生物的杨□老师,年龄约50岁,十分精干,讲课抑扬顿挫,趣味横生,把教材讲“活”了,教学内容听后难忘,记忆深刻。俄语老师林□□,帅哥中的帅哥,教学诲人不倦,记得俄语中有个“得”(dei)音,要转动舌头才能发出。为教会这个发音,老师在教学中作了N次示范,毫无怨气。说句老实话,我早就把学过的那点俄语知识忘得一干二净了,但老师教的某段课文至今还有印象,或许还能背出来。语文王□□老师,慈祥亲近,认真负责,教学轻言细语,穿透力却强,句句入耳!班主任杨□□老师,讲“政治课”,要求严格,经常敲打我这“学渣”,迫使我不得不学、不能不学,至今我还能混到“饭钱”,真的感谢杨老师的苛责。

当年,五中教学中还有一个特色,就是大班带小班,传、帮、带,推动学习。我们的辅导班是高六六级四班,年龄比我辈大五岁,已是十八九岁的“大汉”,阅历丰富。这些老大哥随时教育或指点我,在学习上少走些弯路,只因我年少不懂事,不知这些教导的宝贵。待我懂事后,已无此机会,悔之无及!

五中,除教学质量高外,还有体育教学更不得了,尤其以游泳、篮球和航模为特长,顶瓜瓜的。游泳,据说五中学生是成都中学里最“凶”的,蛙、蝶、仰及自由泳,各项均列各校的前茅。那时,学校游泳队在猛追湾游泳池训练,当年为看他们的训练(用今天的话——为追“星”),下课后要跑到猛追湾游泳池去。因无钱购票,只得从河边爬河堤翻栏杆“梭”进去。无奈,有次翻栏杆时被抓到,缴了学生证,还得作检讨,非常沮丧,我学游泳的兴趣顿时丧失,使得今天还是“旱鸭儿”。

篮球更是五中体育教学的名片,多年来都获得省中学比赛的冠军,学校操场中十来个篮球架充分显示“实力”。每天下午四五点钟,各个篮球场被各年级学生占满“比赛”,围观者不少,但大家最愿意看的是校队的比赛。梁□□就是校队中的佼佼者,将门虎子,个子不高、身体不魁梧,但反映灵活、身手敏捷、投篮准确,运球过人尤为突出,时常“逗瓜”对手,引来雷动的掌声!校队的出色表现,影响及带动了同学们爱打篮球,“篮球好”变为当时五中学生的“符号”。我因尺码太短,不足一米四,呆头呆脑,不敢加入,愧对这称号。

不过,五中的有项优势体育项目却引起我的兴趣,就是航模。打听了许久,才知道航模组在操场旁的“洋房”子下面,便自告奋勇去敲门报名,负责人说不收初一生,从初二开始,但要成绩好的,争取初二来。这番话让我高兴了好几天,暗暗下决心,好好学习,再不当“学渣”了!可是,形势的变化让我的幻想彻底破灭了。

1966年5月底某周一进校时,我仿佛觉得今天的氛围有点不对,穿过花园小道快步进入操场,哇!惊呆了,两座教学楼全被白纸黑字的大字报包裹了,严严实实,连窗户也打不开,“停课闹革命”了!到“文化大革命”的大风大浪中去学习、去锻炼、去成长……

三年后,1969年初我随五中的“安排”走进了广阔的农村大课堂,向贫下中农学习,成为了“知青”这一新式农民。原以为就此告别了成都五中,十年后我被成都大学录取,进入历史班学习。哇!怎么又进入熟悉的“五中”圈了,在班上40余名同学中,原五中学生约9名,从初六八到高六八,占了班同学五分之一强。这样大的比例反映原五中的教学“滋养”了我们,看来与成都五中的联系是割不断的!在入学填写登记表时,在学习栏中愉快地填上毕业于“成都五中”。

附 件:
上一篇: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:马镇街和列五中学(何定镛)
 

蜀ICP备18019764

四川省成都列五中学教育集团(028-84318573) 版权所有

川公网安备 51010802000708号